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版

扶贫故事

电大人的扶贫故事|我们的扶贫故事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0日浏览次数:来源:宣传统战部

今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是决战脱贫攻坚之年,也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自全国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吹响以来,我系统帮扶干部情系贫困群众,积极进村入户,在心与心沟通中感知群众冷暖,为群众办实事、解难题,有无数感人瞬间温暖了贫困家庭。为弘扬典型、讴歌先进,展现我系统助力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责任与担当,校党委开展了河北电大系统“决胜脱贫攻坚”典型事例征集活动,我们将陆续展出征集到的作品,为您讲述“电大人的扶贫故事”。

 

我们的扶贫故事

有过下乡经历的人都知道,一个角色是写不出扶贫故事的。书写扶贫故事,既需要个人的努力,更需要集体的合力,以及扶贫干部、村两委班子和全部村民团结奋进的凝聚力。

防疫篇

随着2019年即将进入尾声,我们在为贫困户送完瓜子、糖、春联等春节礼物之后,暂时告别口头村和战友回到了自己家中,谁知这一走竟是一个多月的离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我们的生活、工作节奏,使我们猝不及防地被限制在各自家里,只能通过通讯网络来沟通联系。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按照曲阳县《致所有帮扶负责人的倡议书》要求,通过微信和电话的方式,我们对各自的帮扶对象进行新冠肺炎预防知识普及并安抚其心理。

2月3日,白增立老师接到省委组织部的返岗通知,毫不犹豫地回到口头村帮助村委会进行防疫工作。在听说了村口防疫站缺乏防护用品(防疫人员甚至一次性口罩都没有)后,白老师和姚晓峰老师纷纷动用自己的力量购买红外测温枪、84消毒液、一次性口罩、酒精棉球等防疫用品,全部送往口头村防疫站点。2月24日,我和姚老师也回到了村里,和白老师一起在口头村防疫站点值守,一守就是两个多月。

在两个多月的防疫工作中,发生了很多事,其中让我记忆深刻的有三个。

2月16日,白老师在站点对出入人员进行例行检查登记时,发现一位早已解除隔离的北京务工返乡人员,因咳嗽,要去灵山镇野北医院就医。当时测其体温,并不发烧。但白老师不敢掉以轻心,仍予以重点关注。第一时间和村支部书记取得联系,并和村书记第一时间向郎家庄乡主要领导做了汇报。之后他们亲自陪同患者去县人民医院做检查。当时医院为其抽血检查后,医生建议患者住院,作进一步检查。后来经过两次核酸检测,患者被排除新冠肺炎。这件事虽然从结果上来看是很顺利,但是他们却是在没有采取完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陪护病人去的医院,那一刻,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要面对的危险。

口头村庙会前夕,我们得知周围几个村庄的村民意图在疫情严重蔓延的时候组织庙会活动。我们和村干部经商讨一致认为:为了村民安全,应该取消庙会活动。因此我们采用了喇叭广播的方式对村民进行疫情防控宣传教育。但在庙会正日的前一天,一大早就有村民在庙的周围摆起了货物进行售卖,逐渐有了人群聚集之势,我们及时和村支书取得联系,一起去摆摊聚集地劝离小商贩。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进行劝离,直到最后一个“钉子户”撤离了,我们才长吁了一口气,随后在村口设下“庙会暂停,禁止摆摊”的警示牌。在庙会的正日子,虽然小商贩不在了,但庙上烧香的人越来越多。我们马上分出两个小组,一组去庙上对正在烧香的人进行疏散劝离,另一组在庙的门口和去庙的必经之路上设卡,劝回前来烧香的村民,前前后后忙活了一天,总算控制住了聚集行为的发生。

我们三个人在村口防疫站点值守,白天三人一起在站点值守,晚上轮班值守。那天晚上我在站点帐篷写日志,忽然有一道汽车远光灯照了进来,有车想要过卡。我走出去后发现,一长溜大货车,上面装满了砖、水泥等建筑材料,最惹眼的就是它们都挂着山西的牌照。紧接着就有几个村民(后来才知道是一家人)赶来解释:“这些都是我家建房子用的,麻烦放行吧。”虽然语气诚恳,态度良好,但是规定就是规定——没有防疫通行证的外省车辆一律不能通行。我向他解释了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大中型货车进村可能会挂断电线、压碎路面,在疫情形势如此严峻的当下更会直接威胁到村里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就算是只有一丝丝的感染可能,也要把它扼杀在萌芽之中。之后那一家子态度逐渐强硬、言辞愈加激烈,甚至出言不逊,但我仍坚持原则,不退一步。最终车没进村,而是把那些建筑材料卸在了村旁边的空地上。

截止到目前,口头村无论是常住人口还是外出人口一直未发生新冠肺炎感染的情况。我们的防疫工作有些严格,一些村民不理解,甚至还认为我们在做“额外”的闲事。可白老师只说了一句话:为了对全村及整道沟上千村民的人身安全,什么都是值得的!

防火篇

“晓峰、继台,快拿着打火鞭跟我走。”驻地外面白老师焦急而又洪亮的声音传来,我和姚老师放下手中的馒头飞似的抄起门外的打火鞭往外跑。3、4月是我们口头村的防火季,山火一旦蔓延会严重威胁沟里老百姓的生命安全。这不,刚进3月份不久,村旁边的山里就出现了火灾。白老师带着我和姚老师急忙爬山到火灾发生地,但在半路被乡里的专业打火队拦住了,说是山火已经得到遏制,而且火没有烧到口头村的地界,我们舒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虽然我们扑了个空,但还是很欣慰:口头村安然无事就好。一到防火季,每日上山巡逻防火就成了我们在防疫站点值守之余的重要工作,三个人、三把打火鞭便成了口头村山地一带的防火吉祥物。有一次,我们带着村里的护林员一块上山巡逻,发现山上有一处在冒烟,但远远看上去并没有火。我们急忙赶到着火的山对面,发现有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在山上四处奔跑玩耍,姚老师大喊:“小朋友,山火危险,快下山回家!”一开始小女孩并未听到,还在自顾自的玩,随着我们的多次喊话,小女孩终于反应过来,在我们的注视下迅速下山了。等我们到达火灾发生地,火苗并不大,只是在冒烟处较多。我们迅速扑灭火苗,并在白老师的嘱咐下对冒烟的地方也进行了处理,在保证山火不会复燃的情况下安全撤离。

两个多月的防火季有惊无险地度过,所幸无人员伤亡,无重大火灾发生,村里老百姓也未受到任何火灾危害,这就是我们最满意的成果。

防汛篇

口头村是建在河道两岸的村庄,因此夏季一到就是防汛季。白老师驻口头村已经两年多了,防汛经验十分丰富。夏季刚刚露头,白老师就带着我和姚老师拿着铁锹进入河道,把水流的关键岔口疏通好,防止雨水过多而漫到路面。河道中虫蚊很多,我们只能选择早晨和上午两个时间段来清理河道,而且还要喷上防蚊液,但就算是做好了防护,回到驻地也是好多的包。经过几天的努力,春冬季节积攒的淤泥和垃圾被我们清理干净,水流更加顺畅,哗啦啦的水声更加响亮。

等到雨季来临,雨水畅流而下,口头村并未出现水流猛涨而漫出河道的情况。

但在口头村上面的北中佐村,其水库因雨水过多而不得不开闸放水,给口头村的防汛工作增加了难度。白老师一接到水库即将开闸放水的消息,当即决定让村干部在喇叭上广播,让村民提高警惕,远离河道。广播完毕后,白老师放心不下,担心有些村民听不到,随即带着我和姚老师顺着河道一直走,遇到村民及时劝阻。其中就有一个带小孩子玩耍的妈妈,虽然经过姚老师的劝说答应带孩子远离河道,但孩子不听话仍坚持在河道周围玩,白老师耐心对孩子进行劝说才跟着妈妈回家;还有个别村民不以为然,仍在河道旁我行我素,但在白老师的坚持下,离开了河道;有着智力障碍的残疾村民,白老师也耐心地哄着他回了家。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在水库开闸放水前,河道里没有了人影。

至今,防汛季快结束了,河道里的水流依然顺畅无比,未发生水漫出河岸的情况,口头村村民在雨季安全无虞,这就是我们最得意的成果。

用一句流行话来说:“扶贫故事千千万,细说的话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确如此,白老师总说:“没有下过乡的人,永远也不会懂什么是扶贫。”所有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的驻村扶贫人员都应该感到自豪——我们扶过贫,我们都有自己的扶贫故事。(作者:王继台)

 

河北广播电视大学驻曲阳县口头村工作队被评为“全省扶贫脱贫先进驻村工作队”。

上一篇:电大人的扶贫故事 | 用真心 带真情 扶真贫
下一篇:电大人的扶贫故事|做好东街村发展的大文章